宜昌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踏天争仙 第二十五章 书中文字

发布时间:2019-10-12 20:13:09 编辑:笔名

踏天争仙 第二十五章 书中文字

方荡扭头看向台阶上,却见靖公主已经走进了公主府,郑守再次拍了拍方荡的肩膀,低声道:“晚上回来,我教你diǎn压箱底儿的本事,能学多少,能不能熬过这几天,能不能活命,就得看你的造化了。”

方荡能够感受到郑守的那种真心的关切,如同他关心自己的弟弟妹妹一样的情感,方荡diǎn了diǎn头,随后跟着靖公主走进了大门。

靖公主在前面一路沉默,一直走到了自己的房间外面,随后也不避讳,直接推门走了进去,在这个时代,女子闺房是不允许男子轻易踏足的。

靖公主没有避讳,方荡就更没有了,他从小在烂毒滩地长大,根本就没有男女授受不亲的思维束缚,要不是方荡在城市之中受到了一些熏陶,知道不能乱来的话,方荡现在兴许都会对靖公主下手了。

一股淡淡的幽香冲进方荡的鼻端,这味道实在好闻,方荡心神微微一晃,他口中含着的奇毒内丹当即转动一圈,冰凉刺骨,使得方荡一下就清醒过来,这内丹总是在关键时刻坏了方荡的好事儿。

方荡打量了一下,房间之中摆放着密密麻麻的书册,这不像是】dǐng】diǎn】小】説,女人的闺房反倒像是书院的藏书阁,并且这些书相当的古旧,有些甚至已经翻烂了,可以知道,这些书并不简单的是一些装饰品。

整个房间除了书之外,就只有一张床了一个寒酸衣柜,这样的装设实在没办法和公主这样的尊贵身份联系在一起。

不过方荡眼中没有这些尊贵不尊贵的身份,方荡眼中只有羡慕,羡慕靖公主有自己的房间,羡慕靖公主手中掌握着这么的书籍,娘亲曾经説过,文字是这个世界上最有力量的东西,而书是文字的载体,方荡从没有过书,甚至连一页纸都没有。而靖公主竟然拥有这么多。

靖公主扭头看向方荡,出乎意料之外的,在方荡眼中看到了一双瞪得大大的眼睛,内中闪烁着晶亮的光芒,是羡慕至极的神情。

靖公主微微奇怪,随后也就不去想,毕竟方荡是一个从烂毒滩地之中走出来的火奴,相对于方荡来説,她就算过得再苦,也比方荡强上百倍,确实值得方荡羡慕。

靖公主熟练的从书架上密密麻麻的书中抽出一本来,一本几乎揉烂的书,递给方荡。

方荡惊呆了,愣在那里,一双眼睛定定的看着这本破破烂烂的书,这本书上写着几字,他只认识其中娘亲教过的三个,血肉还有经字。

“这本血肉通经是磨皮淬血阶段的功法,虽然这两层靠水磨工夫无穷耐力也能成就,但若是有功法配合,事半功倍,这本书,我送给你了。”

方荡定定的看着那本破旧的书,从这本书上,方荡看到了靖公主翻了不知道多少遍的身影,方荡伸手接过这本写着血肉通经四个大字的书。对于方荡来説,书,是一种传奇,是一种强大无比的力量,是一种应该dǐng礼膜拜的存在,娘亲跟他説不允许他崇拜这个,不允许他崇拜那个,唯一叫他要抱着卑微之念,和一万个崇敬之心对待的,就是书和书中的文字。

方荡曾经一度认为,书就是整个世界上最华丽,最美好最贵重的存在,靖公主现在竟然给了他一本书。

靖公主随后道:“你不认识字,我来告诉你这本书怎么读。我只説一遍,你能够记下多少是多少。”

説完靖公主站在郑先旁边,伸手一个字一个字的指着上面的文字读给郑先听,一边读还一边解释,整本书共十七页,总计三千八百多个字,靖公主説得很慢。

靖公主站在方荡旁边,幽香扑鼻,方荡却完全感受不到了,连那种最原始的冲动都没有了,他现在完全沉浸在文字的力量之中,靖公主説只读一遍的时候,方荡双目瞳孔骤然缩小到了极致,开启了那种时间缓慢模式,方荡太在意眼前的文字了,一丁diǎn都绝对不能错过,甚至比威胁他生命的攻击,更加重视。

靖公主本来説的就慢讲解又细致,加上方荡减慢时间流速,靖公主説一个字在方荡的时间中,至少要三分钟,这三分钟的时间,方荡拼命地记下这个字,牢牢烙刻在心中,加上方荡本来也认识一些字,靖公主説到一半的时候,方荡几乎很少遇到不认识的字了。

当靖公主用了整整两个时辰的时间给方荡讲完,正要询问方荡记下来多少的时候,方荡晃了晃咚的一声仰面倒地,直接昏死过去,这场面吓了靖公主一跳。

别看只是接近两个时辰的讲解,这消耗了方荡太多的心力脑力还有奇毒内丹之中的力量。

虚脱的方荡一直睡了整整一天才醒过来。

方荡一睁眼,就看到一张大脸。

郑守一把抓住方荡的胳膊直接将他给拽了起来,嚷道:“小崽子竟然还有闲心睡觉?现在不下狠功夫,几天后你就再也不用睁眼了。”

方荡虽然刚睡醒却异常的清醒,嘴中的奇毒内丹滴滴转动,碰撞牙齿发出咯咯声响。

方荡大睡一场,脑中一片空白,连梦都没有做一个,此时清醒过来,却觉得那本血肉通经已经完全铭记于心,甚至可以説倒背如流了。

方荡被郑守拽着直接拉进了院子。

初春的天气格外喜人,这里没有烂毒滩地的熏天臭味,空气清爽得犹如蜜、汁侵入五脏六腑之中一般。

方荡瞅了下四周,院子里没人,连忙问道:“鸽子他们怎么样了?”

郑守随口道:“养伤呢,公主去求了三颗生骨丹三颗活血丹他们死不了,两三天后就能活蹦乱跳了。别废话了,时间有限!”

郑守将自己的压箱底儿的本事全都拿出来,郑守在年轻的时候,是他那个时代里整个王府之中最有潜力的人,若非有这样的身份也不可能成为当时备受宠爱的靖公主娘玉夫人的侍卫,虽然这十几年修为一直都没有进境,但也正因为如此,郑守的基础扎实得叫人感到恐怖,郑守别的或许一般,但却绝对是最好的启蒙老师。

方荡在郑守的教导下,除了睡觉剩下的时间基本上全都在进行训练。

时间一晃就是二十多天过去,天气转暖,风和日丽,春水潺潺,鸽子还有憨牛豹子等人早就生龙活虎一般,一切都恢复如常,大家依旧是白天锻炼晚上吹牛,只有方荡在郑守的操练下没什么时间喘口气。

“这小子看来是块硬料,公主的眼光还真不错。”早管事拎着茶壶,时不时嗞溜一口,赞叹道。

他还是首次看到这么能吃苦的人。

郑守转动着手中的两颗锃亮的核桃,看着那口磨皮蒺藜翻炒犹如炒豆子一般的大缸,目光柔和,低声问道:“怎么样,查出什么问题来没有?”

早管事将茶壶抱在怀中,手指肚轻轻敲着壶腹道:“没有,或许就如蔫坏儿所言,他是随着那股流民从西南大灾之地迁徙过来的。”

郑守diǎn了diǎn头道:“那我就彻底放心了,説起来这小家伙聪明的很,我教他什么他就学会什么,比我年轻的时候强上十倍,啧啧,这样的家伙就算是落在二王子手中,早就藏起来培养了,绝对不会叫他跑公主这边来卧底,嗯,这小子,黑叔回来见到了一定也非常喜欢。”

郑守扬声道:“蔫坏儿,出来,劳逸结合,今天给你休息半天,咱们一会都去早管事家里。”

方荡此时正在蒺藜缸中磨皮,不过现在换了一口缸,这口缸要小很多,最多只能容纳两个人,被架在铁架子上,下面生着火

,熊熊燃烧,使得蒺藜缸中的蒺藜被烧得滚烫,尖端微微发红,方荡现在就在这样的缸中磨砺皮肉。

这是磨皮速成之法,不过付出的痛苦是正常磨皮的十倍,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关键在于,没有几个人能在这样的缸中支持下来,一个不好,就不是磨皮了,是要命。

方荡现在每天都要在这口缸中呆上三个时辰,这已经是极限了。

方荡听到郑守的叫声,从缸中冒头钻出来,随着他一起钻出来的,还有汹涌的火星,看上去就像是燃烧的木炭被锤子砸中一样。

此时的方荡一身漆黑的焦皮,冒着阵阵浓烟。

敢这么磨皮的人非常少。

方荡现在浑身上下犹如披了一层甲胄,坚硬得如同犀牛皮一样,虽然还比不上憨牛的厚皮,但也差不了多少了,并且他的厚皮灼烫无比,这一diǎn,连憨牛都比不上。

方荡知道今天是早管事的儿子早到离家前往京都科考的日子,大部分人都会去早管事家中给早管事的儿子送行。

鸽子站得远远的猛的一盆凉水朝着方荡兜头泼下来,方荡哎呦一声惨叫,浑身上下的皮肉都绽裂开来,漆黑的焦皮之下是鲜红的血肉,犹如四处流溢的岩浆一般。

鸽子嘿嘿淫笑不止,这算是报仇。

説实话鸽子打心眼里佩服方荡,以这种古法来磨皮,他光看看都要吓尿了,杀了他他都不敢尝试。

但佩服归佩服,并不妨碍他找机会报仇,况且这炸皮之法也确实是加速磨皮的一种方式。

方荡浑身僵硬的嗷嗷嗷叫唤几声后,便再不出声,看得鸽子唉唉叹息,自己远远比不了方荡,以后还是得乖乖的做小弟啊。

镇江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怀化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钦州治疗宫颈炎费用
镇江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怀化治疗睾丸炎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