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昌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魔武至尊 第45章 凤梧琴

发布时间:2019-10-12 22:23:41 编辑:笔名

魔武至尊 第45章 凤梧琴

“叮……”

一声清脆的琴音绕耳,少昊一身青衣淡然出尘,盘坐在地上,长剑入鞘,修长的手指在古琴上上下翻飞,琴声婉转间又带着几分刚毅,有一种莫名的道韵在徐徐流转,令人荡气回肠。琴声悠扬,如同这世间最美好的时光,引领人的心魂进入了一片净土,高山流水,灿烂的风雪,都在眼前缓缓浮现。

xiǎo丁川的身心彻底放松下来,如同忘记了面前的剑拔弩张,恍惚间来到了一片空明之境,他的意识海里出现了巍峨的神城,雄浑的龙狱宫,影影憧憧的熟悉人影,更在那高大的宫门前见到了一黑一白两道人影,男子身躯高大伟岸,女子端庄美丽。

“父亲、娘亲……川儿好想你们。”

xiǎo丁川竭力呼喊,整个人陷入一种痴呓状态,毕竟还是一个孩子,在此刻露出了他所有的脆弱,xiǎo丁川双眼无神浑浑噩噩,陷入了内心世界的挣扎中,嘴里不停的呼喊父母……

“不好,这是靡靡幻音,混xiǎo子快醒来,你不能真个犯浑啊!”紫螳螂紧张无比,迈着六条腿踉跄的奔来,大黑猿也是不顾冒血的躯体,嚎叫着冲了过来。

少昊那俊逸的长发在风中起舞,唇角带上一丝莫名的笑意。

“铮!”

一声铿锵有力的琴音爆发,少昊双手连动,琴声陡变,如狂风暴雨般急促,琴弦铮铮而鸣如刀剑出鞘,当每一个音符落下,少昊的身前都会凝聚出一把透明的光剑,如雨diǎn般的琴声越来越急促,少昊的周身凝聚了数十把透明的光剑,随着琴音的高低冥迷在沉浮不定,光剑自鸣,杀气透骨。

“杀!”

少昊一声清哧,背上的青竹剑自动出鞘,青光如水波倾泻,青竹剑浮在数十把光剑中嗡鸣抖动,如一个剑中王者指挥万剑冲锋。

“嗖!”

青竹剑化为了一道青光激射出去,一剑出,天地间的元力都紊乱起来,古琴音律凝聚的数十把光剑也铮铮而鸣,随着青竹剑激射向发呆的丁川。

璀璨的剑光如蝗雨般密布,凛冽的杀机冲霄,密密麻麻的激射向丁川。

紫螳螂和大黑猿同时变色,xiǎo丁川此刻已经完全陷入了迷音幻境中,无法自拔。一大片剑雨将他淹没,要把他射成筛子。

“哧!”

少昊以意使剑,巨大的青竹剑锋芒毕露,喷薄而出的剑气如同实质,剑尖直指xiǎo丁川头颅,对着其眉心洞穿过去,凛冽的剑气绞碎一切。

“轰!”

就在青竹剑尖距离xiǎo丁川眉心三寸处时,xiǎo丁川体内传出阵阵的龙吟声,其眉心处裂开一道细缝,五条金色的xiǎo龙张牙舞爪的飞了出来,以龙头硬撼青竹剑锋。

这是丁川凝聚出来的五条虬龙纹,而今自主护主,五条金色的xiǎo龙只有半米多长,头上生有两根金色的龙角,金色的鳞片密布,发出一声声低沉的龙吟声,与青竹剑纠缠在一起。

“噗噗噗!”

琴音所凝的数十把光剑却丝毫无阻的洞穿过来,仅一瞬间,xiǎo丁川身上就多出数十个血洞,变成了一个血人,鲜血汩汩往外涌,整个躯体龟裂,要不是他的肉身足够强横,定会被乱刃分尸。

此刻的丁川面色晦暗,双眉紧锁,“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身上那切肤之痛刺激得他浑身都在轻颤。

“给我破!”

少昊脸色铁青一片,这xiǎo子太诡异了,被琴音带入幻境了还能自动防护,此时不除掉他,等他清醒过来将会大费手脚。

青竹剑光芒大盛,爆发出瑞彩千条,一股强大的意志从青竹剑上透发出来,霸道无边,宽大的剑刃上浮现一个蓬头鬼面,阔口獠牙,张嘴嘶吼,整片山地震动,五条金色的龙纹龟裂崩碎开来,丁川的眉心处淌下一丝腥红的鲜血。

丁川身子骨剧烈颤抖,口鼻溢血,浑身都是可怖的剑伤,遭受了难以想象的重创,长长的睫毛颤动,浑身剧烈的疼痛刺激得他从幻境中悠悠醒转过来。

“哈哈哈!剑灵前辈,快把这家伙的灵魂吞噬吧,定能让前辈的实力恢复到巅峰。”少昊脸上带着无尽的快意和疯狂。

紫螳螂和大黑猿齐齐变色,没想到青竹剑中竟然还有一尊如此凶悍的生灵,那强大的威压让人呼吸困难,有dǐng礼膜拜的冲动。

剑中的生灵被唤醒,只见那个蓬头鬼面发出了桀桀的阴笑声,如同九幽厉鬼阴气森森,鬼面剑灵张口吐出一道乌光向丁川天灵盖卷来。

“轰!”

一股更加悚然的气息从丁川那幼xiǎo的躯体里喷薄而出,他的全身被一股翠霞淹没,一条青色的仙金锁链从丁川眉心的竖眼处冲了出来,正是他从娘胎出生时就衔在嘴里的长命锁,拥有莫测的威能。

神兵有灵,一直温养在丁川体内的长命锁感应到青竹剑的剑灵气息,自主复苏过来,这条曾神链舞动天风,抽碎了那道乌光,而后如一条霸龙出海,缠绕在了青竹剑上,越缠越紧。

“吼!”

青竹剑的鬼面剑灵惊惧不已,仰天嘶吼想挣脱出来,他惊惧的发现他的精魄正在一diǎn一diǎn的被神链抽离。

“怎么会?战无不胜的剑灵前辈怎么会败?”

少昊的脸上涌现一片潮红,满眼的难以置信,一丝鲜血顺着嘴角淌下,他与青竹剑心神相连,此刻遭受到了严重的反噬。

“喀嚓!”

长命锁越收越紧,青竹剑上出现细密的裂纹,最终青竹剑不堪重负,“轰”的一声爆裂开来,化为了漫天光雨。少昊如遭重锤,连吐三大口鲜血昏死过去。

一道浓郁的乌光从光雨中飞了出来,裹挟着昏死的少昊迅速远去。

“不能让那个灵体逃走。”

紫螳螂大吼,瞬间劈出了两道紫芒横扫过去,犀利的紫芒斩进乌光中如泥牛入海没有激起一丝波澜,鬼面剑灵那冷幽幽的目光透过浓浓的乌光望了过来,紫螳螂顿时浑身一僵,仿佛置身于了阴云惨淡的九幽地府中。

最终那道乌光裹挟着少昊冲向了远方,只留下紫螳螂、大黑猿干瞪眼却无可奈何。

“啪!你xiǎo子还没清醒过来呢?”

紫螳螂一个螳螂腿扫过去,把沉思中的xiǎo丁川扫翻在地。

“你干什么死螳螂,想造反么?”

xiǎo丁川揉着脑门站起来,口中骂骂咧咧,眼光却一眨不眨的盯着手中的那条闪着碧霞的锁链。

此刻的长命锁安静的躺在丁川掌心,通体散发着柔和的碧霞,同时还有一股令人心悸的波动若隐若现。

“咦!这条链子看起来很不凡,让本座给你鉴定下品阶。”

紫螳螂伸出大长腿就想扒拉过去,被xiǎo丁川防贼似的躲开了。

“吝啬鬼。”

xiǎo丁川盯着手中的长命锁有些发呆,这条与他相伴相生的长命锁很不凡,通灵至极,拿在手中让他感觉到了一种血肉相连的感觉,就好比他身体的一部分般。

长命锁之前一直隐匿于他的血肉中,平日间蛰伏在他的体内沉眠,丁川甚至都快忘记自己有这条锁链了,今日若不是被青竹剑灵刺激,断不会自主复苏。

丁川盘坐了下来,掌指间有淡金色的光芒飞舞,体内的虬龙劲开始沸腾起来,上身的那件兽皮早已破烂不堪,健壮结实的前胸后背上有五条金色的龙纹闪动霞光,传出低沉的龙吟声,他在疯狂的催动虬龙劲。

“天呐!这个败家子竟然在打这神链的主意,真是暴殄天物啊!”紫螳螂捶胸顿足,气得不清,这条神链神异非凡,是一件大杀器,如同被丁川吞噬了其中的能量变成废铁烂铜得不偿失。

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很残酷,丁川抱着美好的幻想,卯足了劲的夺取囚龙锁内的磅礴能量,然而囚龙锁内却传出一股凶悍的力道将xiǎo丁川崩飞了出去,而后囚龙锁再次光芒内敛,化为一道光钻进了丁川体内。

“太xiǎo气了吧!天天寄宿在我体内,借你diǎn儿力量能死啊!”丁川xiǎo脸发黑,腮帮子气得鼓鼓的。

一股山风吹来,枝叶轻摆,一阵悦耳的琴音传了过来,定睛看去

,一架古琴无声自鸣,古朴气十足,琴体斑驳陈旧,青褐色的漆皮已开裂,似在述説其存在的久远,琴体上依稀能看到凤舞九天和羽化飞仙的图刻,神秘无比,述説着它曾经的辉煌,琴丝莹白剔透,比头发还要细上几分,琴弦如冰蚕丝般晶莹,散发着一股股寒意。

只见一道xiǎoxiǎo的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了过去,一把将古琴抱在了怀中。

xiǎo丁川此举把紫螳螂看得发愣,这家伙上辈子是强盗嘛,下手比谁都快。

紫螳螂和大黑猿都懊恼不已的凑了上去,双眼放光的盯着丁川手中的古琴。

“唔!这架古琴很不凡,竟然是梧桐木做面,楠木为底,琴弦更像是稀珍无比的千年冰蚕丝。”

“我看出来了,这是我的。”丁川那明亮的大眼中满是戒备,生怕紫螳螂和大黑猿抢夺。

在太古神话中,南方有神鸟凤凰,发于南海飞于北海,翱翔千万里高岗山川,非泉水不饮,非梧桐不落,可见梧桐树的高贵非凡,能得神鸟的眷顾与青睐。

“无耻的臭贼,强盗,那明明是我的凤梧琴,赶快还我。”

那口黑麻袋里传来梦灵仙子愤怒的怒骂声。

“胡説,这明明是我从那个xiǎo白脸手中抢来的战利品。要不是你那个xiǎo白脸师兄跑得快,看我不打断他的腿。”丁川开口驳斥道。

梦灵仙子迟疑了片刻道:“这凤梧琴是,是我送与少昊师兄防身用的,你不能乱动。”

“我看是定情信物吧!”丁川大眼睛咕噜噜转了两圈道:“你那个xiǎo白脸师兄连你的性命都不顾了,不如你就从了大猩猩吧!成就一段人间佳话。”

“你这个混蛋,恶魔,再胡言乱语我一定斩断你的舌头。”

“那就等你出来了再説。”

xiǎo丁川不再理会她,把仅剩的一颗金色果子掏出来扔给了紫螳螂和大黑猿,如果不是他们舍身相护,自己恐怕早已横尸当场,它们为了保护自己而身受重伤,等同生死之交,丁川自然不会对朋友吝啬,即便它们是妖兽。

紫螳螂犹豫再三,还是把金色的果子分给了一xiǎo半给大黑猿,当两头妖兽吞食下金色的果子后不久,开始浑身冒金霞,鼻孔和耳朵眼里都冒出来浓郁的神曦和精气,如同两团神火在燃烧,可怖的伤口以眼见的速度愈合着……。

凌

景德镇治疗阴道炎医院
汕头白癜风医院
安康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景德镇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汕头白癜风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