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昌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逆乱战神 第四百零七章 混战唯一天路

发布时间:2019-09-16 16:36:13 编辑:笔名

逆乱战神 第四百零七章 混战唯一天路

北帝不吭声,脸色已经写满了愤怒之色。

赤炎又道:“你难道没有看出帝子跟玄琴的关系?你若击杀玄琴,那么帝子必然击杀你。”

他语气很冷,“帝子虽然要击杀玄琴,可是他并不希望玄琴死于别人之手。”

他又将目光落在巨灵王身上,“如果你忍不住心中冥顽的杀意,那么你去杀了他吧!”

北帝眸子顿时发出了凶光,宛若下山的猛虎般,肆无忌惮冲向了“羊群”。

他动了,隐藏在暗处的修者也都纷纷出手了,北帝就像是个导火索,彻底展开了全面混战。

这时,天地又传来一恐怖波动,大地的尽头有人嘶吼天地,上百尊巨人从那个地方冲了过来。

“该死!我们中了他们的埋伏!”有人大吼,面对那上百尊可怕的巨人,各个如临大敌。

这是一群很可怕的巨人,仿佛齐天之高,一颗颗巨大的头颅仿佛耸立在云端的太古魔山。

他们各个手持可怕的原始武器,下身披着古老的粗布条,**着上身,还未从远方冲来,一双双可怕的眸子宛若太阳般扫了过来。

这是一副令人发指的画面,异常的血腥,那些巨人纷纷出手,大手穿梭浩瀚虚空,将不少修者捏成了血沫。

与此同时,无数道恐怖的长啸声惊鸿般划破苍穹,有上百石人降临大地,参与了这次血腥杀戮。

玄琴脸色微变,横冲而来的石人挡在了他的面前,有不少石人已经向他出手。

“找死!”玄琴大吼,震碎万里虚空,狂野出手。

他像是屹立在虚空的神祇,乱发狂飞,手持战矛大杀十方,没有人能阻拦他,战矛刺出,石血纷飞。

他现在已经明白了,这是个大阴谋,守护一族跟石人大阴谋。

他们要灭杀所有走上通天之路的修者,一个都不能放过。

走上通天之路的修者,哪一个又不是人间至强者?与其向人间万界开战,倒不如灭杀人间的希望。

他们就在人间的希望,他们代表着这个时代的巅峰。

帝子脸色缓和,屹立在虚空,没有再向玄琴出手,却也没有向其他修者出手。

另一边,始皇镜凶光大盛,每一次都能扫灭不少石人,甚至不乏万丈高大的巨人倒在血泊中。

龙影脸色同样很平静,她没有站在虚空混乱处,而是一个人站在遥远的远方,站立在一处绝巅之上。

她不擅长近战,近战始皇镜的威能将会大打折扣,不能达到预料的效果。

就在这时,远方有人横跨而来,是一尊凶悍异常的石人,手持巨斧劈了过来。

龙影未曾有预感,可当她生出感应时,那个石人已来到了头顶,手中战斧怒劈而下。

她的脸色顿时苍白了,石人近战本就恐怖之极,何况一尊手持战斧的石人。

这时,一根巨大的佛指点破烟雾氤氲,虚空想起了梵音,灵禅子一指点来,那石人瞬间头颅炸开,石血飞溅。

灵禅子来了,古井无波,脸上亦无喜无悲,击杀这尊石人之后,他依然站在龙影身边,手指却点想向了巨灵王。

没有人敢挑战巨灵王(赫连文轩除外)可是他敢,没有人敢杀巨灵王,可是他现在就在付出行动。

他盘坐在虚空上,一指在混乱的虚空杀出了一条血路,直接对上了巨灵王。

“你是谁?”巨灵王大怒,这个年轻和尚很不凡,在他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灵禅子不语,遥空一指再度点下,虚空顿时大破灭,佛光接踵而至,那根手指放大千万倍。

他像是耸立在虚无处的巨佛,从黑暗杀向黎明的佛子,仅凭一根手指逼的巨灵王怒吼连连。

龙影脸色脸色愕然,忽然道:“我相信你一定是真和尚,可是和尚为何要杀人?”

灵禅子叹道:“红尘劫,浮沉一世,心如明镜仍心怀苍生。”

龙影明白了,有时候杀人岂非本就是救人?

这两者的关联非常的微妙,也许也只有灵禅子这种真和尚才能领悟出来。

有了灵禅子出手,赫连文轩要轻松的多,不再像先前那般在生与死之间徘徊着。

夕阳在远方沦落,整个世界的烟雾氤氲,有风,风从四面八方涌来,亦有杀意徘徊着生与死的边缘。

玄琴大吼一声,战矛刺穿一尊石人额骨,将那个石人生生挑了起来,击毙成了无数块。

可是,扑上来的人群更多了,有走上通天之路的强者,有石人,也有威慑天地的守护一族成员。

各路强者围攻,绚丽的光彩铺天盖地,各自施展了自己最强一击,要绝杀玄琴的人。

不可以否认,玄琴极度危险,无视任何人的手段,在人群中杀进杀出,鲜血飞洒在虚空。

轰隆!

他轰碎了一尊白发男子,将那人的血与骨践踏的一文不值。

他又打碎了一尊石人,石血纷飞,穿透炽热的石血,他又击毙一尊万丈高的守护一族成员。

赤炎曾说,杀人本是一门艺术,可是玄琴却将这门艺术践踏的一塌糊涂。

“难道没有人能阻止他?”有人发出惊天咆哮,一脸愤怒的盯着玄琴的人。

那是一尊年轻的石人,身材高大而挺拔,英姿非凡,身披石质战甲,站在那个地方像是跨甲而来的战神。

他是石人,可是让人更加奇怪的是,他头顶上生有一头浓密的黑发,有半边头骨仍然保留着人类的特性。

玄琴微微动容,随手捏碎了一尊冲过来的修者头颅,冷眸扫向那尊石人。

“你似乎恨不得将我挫骨扬灰?”

“不!”石破天道:“我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玄琴冷笑,旁边一尊石人杀来,巨大的石棒像是倒下的撑天柱子。

他无声无语,收起战矛,一拳打碎那根石棒

,当着石破天的面将那冲来的石人轰杀于面前。

他知道这个石人非常不凡,他也知道这个石人必定地位极高,可是他就是要激起这尊石人的怒火。

是的,他成功了,石破天前所未有的愤怒,像是一头发怒的雄狮,根根黑发倒立,状若癫狂。

“玄琴!死来!”石破天大吼,手持石质战斧力劈而下,像是开天辟地的盖世古皇。

玄琴微微动容,手中青光一闪,青铜战矛抵住了巨大石斧,天地间顿时爆发一股横扫九天的恐怖涟漪之光。

石破天厉啸,根根黑发竖立,杀意凶猛溢出,手持战斧再度大步迈来。

玄琴脸色亦冷酷之极,猛然跳跃虚空,跨空一枪刺向石破天,战矛石斧相遇,两人瞬间倒飞百里。

石破天大口咳血,两束冰冷的眸光扫向玄琴,手中骇人的石斧布满了裂纹。

玄琴的修为太恐怖了,仅仅随意一击,就让他遭到了不少的创伤,那杆青铜战矛亦绝非凡品。

玄琴冷冷立在虚空,战矛斜指,冷酷的凝视着石破天的人,“你太弱了,跟那七人相比,你简直弱小如蝼蚁。”

“闭嘴!”石破天大吼,那七人本是他兄长,他绝不允许任何人侮辱他兄长。

石斧被他捏碎,他手中又出现一杆石质狼牙,“杀兄之仇,今日必报!”

狼牙打碎虚空,他再度横冲而来,像是战场上勇往直前大将军,一怒之下要灭杀千万人。

帝子却叹了一口气,有勇无谋的人注定难以成气候,这个石破天就是如此。

他仿佛已经看到了结局,看到了水银般的石血飞溅,看到了石破天倒在玄琴脚下。

可是他现在绝不会出手,他绝不是个乘人之危的人,当然,也许一个石破天根本不足以让玄琴放在眼里。

随着石破天被玄琴击毙,随着北帝灵禅子的加入,巨灵王也已呈现一边倒的趋势。

龙影、北帝、赫连文轩、灵禅子、以及众多修者,他们哪一个又是弱小之辈?

始皇镜的光扫荡**八荒,无数惨叫声响起,北帝冷漠出手,无情的收割着生命。

灵禅子这个和尚也不甘“落后”,手上沾满了鲜血。

帝子又叹了一口气,他似乎又看到了结果,看到唯一天路被毁,看到天界之门大开,所有的修者进驻了天界。

但他却依然没有出手,他没有出手的义务,他依然还在等,等着那个人出手。

与世长辞的地宫,一口悬浮的石棺,一尊八丈高的石人。

石人站在石棺前,微笑着看着悬浮的石棺。“我来了,你却闭门谢客。”

石棺内没有传出任何声音,静静的悬浮,有些森然,有些诡异。

石人又道:“你竟将我找来,人间万界还有谁能让你寝食难安?”

石棺内传出了异响,片刻之后,传出了声音,“有大敌,天界有大敌降临人间。”

石棺打开了,巨人皇迈步而出,“那是一个很可怕的人,我有预感那个人将颠覆人间万界。”

“哦?有那么可怕?”石皇沉思,良久又道:“难道连你也不是那个人对手?”

石皇忽然露出惊惧之色,惊恐道:“难道是皇甫无极又下界了?”

“不,不是他!”

巨人皇道:“我没有见过那个人,所以我将你找来,毕竟天界各路诸侯皆归天帝管辖,我怕误伤了自己人。”

孩子厌食怎么调理
关节酸痛应少吃什么
小孩脾虚的症状
老年人全身关节酸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