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昌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霸皇 第二百六十七章 里应外合

发布时间:2019-09-26 01:52:11 编辑:笔名

霸皇 第二百六十七章 里应外合

一个身份映入了夜凌的脑海,正是凌风央。而在夜凌看来,也只有这个家伙的嫌疑最大。那凌风灭和凌风凤武对自己本身就恨意有加,根本用不到这刺客的方式

霸皇  第二百六十七章 里应外合

,而且还是死士。所以行刺韵琳导师的人很有可能是出自这凌风央之手。

一是想要除掉自己身边的人,二来就是可以叫自己将目标转移到另外两位皇子的身上。

夜凌双目眯起,如果是凌风央所作,那这个家伙的算盘实在是打的过于精细了一些。

叫夜凌有些烦恼的则是韵琳身上的毒素了,在古牧院长那里得知是一种长在荒漠森林之中的阴寒之物,具体是什么也是无发看出,夜凌很不明白这凌风央是如何得来的,看来自己要想解开韵琳身上的毒就只能够在凌风央或者荒漠森林中得到答案了。

安抚过几女,夜凌并没有离开学院,而是来到了仓无涯导师所在的练武场。

“你xiǎo子怎么才过来?”见到了夜凌,仓无涯顿时质问道。

夜凌苦笑一声道:“导师,我才刚刚回来而已,这速度已经是不慢了。”

那仓无涯面无表情的看了夜凌一会,这才大笑道:“你xiǎo子可是混的风生水起啊,在烈阳城与风股世家还有云山之事可真是一鸣惊人啊。”

“导师,你如何得知的?”夜凌惊讶的问道。那古牧院长如果是清楚也是因为实力的关系,可是仓无涯导师为何会清楚自己做了什么,难道自己和几大世家还有遗迹的事情已经是传出去了不成?

“你也不用担心,导师我自然是有办法打探到你的消息了,只是没有想到你xiǎo子竟是比我还要嚣张,实在是有老子当年的风范了,不错,实在是不错啊。”仓无涯放声笑道。

夜凌苦笑不已,不过内心还是暖流涌动,这导师还是一如既往的关心自己啊。

“好了,你xiǎo子既然平安归来,那就谈一谈遗迹的事情吧,老子我做了这么多年的导师也没有亲眼见过一次了。”仓无涯笑问道。

夜凌一阵无语,这遗迹不知道多少次差diǎn要了自己的命,如果不是足够的幸运怕是都回不来了。不过对于仓无涯导师,夜凌并没有什么隐瞒的地方,还是一五一十的缓缓説了出来。

仓无涯原本以为夜凌只是混迹在各大世家之中而已,万万没有想到这个xiǎo子会是第一个进入遗迹的人,就连那古牧院长也没有提到这一diǎn啊,在听到夜凌得到上古强者宝物和传承的时候,仓无涯暗骂一声,这个xiǎo子的天赋已经是妖孽的可怕了,如今在给他这些东西,完了,大陆之上这个xiǎo子怕是可以横着走了。

“那风股世家和云山竟是如此的卑鄙,看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枉我仓无涯对其敬仰有加,没有想到连xiǎo辈都会动手,实在是丢尽了颜面。”听夜凌讲完仓无涯顿时怒道。对于这几个世家的好感刹那间已经是灰飞烟灭。不过这个xiǎo子的收获竟然是如此之大,这是仓无涯没有预料到的事情,转眼之间已经是晋级到了上级武魂,仓无涯甚至怀疑这个xiǎo子还是不是人。

唉!这上古强者还真是会选择,将那传承留给这个xiǎo子,再过不久怕是都要超越自己了。

想了想,仓无涯还是觉得满心的自豪了,这可是自己的学员,如今变成强者自然是也是和自己脱不开关系了,想想都能够笑出来。不过仓无涯顿时想到了正事,顿时道:“你xiǎo子这次回来怕是要对燕京进行整顿了吧,那韵琳的事情我也是听説了,不知道你有什么想法。”

夜凌思索了一下才开口道:“导师,此次回来我并没有散发消息,那些世家怕是也在想尽办法寻找我,所以对付这几位皇子,事情怕是要由裂宏他们来做了。”

“哈哈,那几个xiǎo子也很不错,不过你xiǎo子这样一直隐藏下去貌似也不是个办法啊。”仓无涯摸着下巴道。

夜凌苦笑一声,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谁叫自己的实力不够自保呢,不然也就不用如此遮掩了,当下道:“导师,目前我怕是没有办法露面。”

“嗯,安全一些比较好,你就放心去做吧,老子站在你身后,谁也不敢动你。”仓无涯拍了拍夜凌的肩膀道。説出这番话,仓无涯也是稍微的有些心虚,可是这xiǎo子都强的不像话了自己也不能够认怂啊。

夜凌感激的看了仓无涯一眼,在练武场陪着导师打了许久,这才慢慢的走了出来。

面对导师的武君实力,夜凌感觉越发的能够应对了,至少自己不用担心打不过,这倒是一个奇怪的发现了。

等到夜凌离开,仓无涯却是一屁股的坐在了地面之上。

和这xiǎo子过招,自己除了起先压制了一些,道后面完全就是势均力敌啊。速度快的简直是有些离谱,这还不算,因为仓无涯清楚,这个xiǎo子那学来的双翼还没有用出来呢,在力量上根本显示不出来差距。

妖孽啊,妖孽,下次説什么都不能够和这个xiǎo子打了。

而在此刻,那裂宏吴贝连同蛮牛却是径自来到了凌风央的府邸之中。

三人的到来叫凌风央惊讶的同时也是有些疑惑,那夜凌目前是离开了翔云城,自己派人刺杀之事应该不会有破绽,难道这几人是来谋求自己对付另外两个哥哥的不成?

越想越有这个可能,自己这嫁祸一计想必是已经成功了。

欣喜的同时,凌风央这才带着和煦的笑容将三人迎进了大厅之内。

“哈哈,不知道三位前来所谓何事,莫非是夜凌将军有事相告?”凌风央问道。他虽然知道夜凌此刻不在燕京之内,但也不能够説出来,至少自己的戏,还是要演的全面一些的。

裂宏内心暗自鄙视,如果不是老大提前交代好了,自己怕是真的要被这个家伙的面容所欺骗了,当下道:“这次前来找三皇子的确是有一件事情。”

“哦?那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凌风央不急不缓的问道。

“那凌风凤武招募刺客行刺,所以老大特意来问一问三皇子是否愿意一举将那二皇子的兵马全部拿下。”裂宏直接道。

这一次凌风央可是十分惊讶了,内心却是有些窃喜了起来。

自己这一招是很完美,但也没有想到这一向xiǎo心的夜凌会是主动和自己配合。内心冷笑一声,这对自己来説可是一个除去那所谓‘二哥’的机会啊。

“哼,那凌风凤武竟然使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实在是丢尽了皇室的颜面,不知道夜凌将军需要本将军如何配合,本皇子定然全力以赴。”凌风央闻言也是故作愤怒的説道。

这一次吴贝看的有些无语,你们几个皇子还不是一丘之貉。

这话吴贝也只是想想,不过看这三皇子的样子明显是和老大所説一样了。

裂宏diǎn头道:“我们此次前来只是希望三皇子能够将那凌风凤武的驻军之地相告,然后一同集军攻下,不知道三皇子意下如何?”

那凌风央沉思了一下,却是摇头道:“不可。”

裂宏闻言一惊,难道被这个家伙发现了什么不成,可是自己并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啊。

惊疑的同时,那凌风央再次开口道:“他的驻军地diǎn本皇子早已经是知晓了,我们与其贸然的行进本皇子却是有一个更好的主意。”

裂宏内心一惊,可还是带着平静的面色问道:“那不知道三皇子所説的到底是什么办法?”

“哼,我那二哥对皇位怕是早就按捺不住了,此刻应该是着急的很,不如叫本皇子的军队先行的引来敌方,到时候与夜凌将军的大军里应外合,岂不是更好。”凌风央缓缓的説道。这也是为了内心的一diǎn私心,和夜凌一同攻下那二哥的话自己和这个xiǎo子的损失怕是会差不多,但是这样一来的话,等到夜凌大军到来,这与自己相战的众人定然是军心匮乏,自己説不定还能够再次扩充一下兵马。

裂宏闻言愕然了一下,这凌风央简直是给自己自挖坟墓啊,不过这种事情裂宏自然是不会阻止了,如果将这凌风央的话告诉老大的话,相信老大也会相当的兴奋吧。

一旁静听的吴贝同样是眼中闪动着异样的光芒,这三皇子的这个想法怕是毁掉了自己啊,倒是那蛮牛,吃着水果,喝着茶,完全不理会两人的对话,直接是当作了透明人。

“不知道三皇子有几分的把握?”裂宏开口问道,这一diǎn是裂宏比较关心的,那凌风凤武是着急登上皇位,可是却不一定被上你的当啊。

凌风央微微一笑,轻声道:“十足。”

裂宏眉头皱起,这家伙也未免太自信了一些,刚要发话,那凌风央似乎是知道裂宏的想法,这才继续道:“请转告夜凌将军,我凌风央绝对有信心将对方的兵马全部引来,到时候希望夜凌将军莫要手软的才好。”

“这一diǎn自然。”裂宏diǎn头道。

离开了府邸后,那吴贝才道:“你觉得里面会不会有陷阱?”

裂宏摇头道:“不知道,这些事情我们还是等老大来决定吧。”

吴贝diǎndiǎn头,説的没有错,看看老大是什么样的意思吧。;

大庆皮肤病医院治疗费用
大庆皮肤病医院有医保吗
大庆皮肤病医院看病贵吗
大庆皮肤病医院医保卡
大庆皮肤病医院费用高吗